下一篇 ?

【老楊說旅游】白云的故鄉-草原天路行

從張北縣壩頭的野狐嶺通往崇禮縣樺皮嶺的百里旅游風光線——草原天路,通車大概有三年多的時間了。作為一個老旅游工作者,我從通車的那一天到現在已經獨自或更多的是帶著客人在天路觀光大約有七八次之多了。張家口作為河北省及全國大有后發之勢的優秀旅游城市,可圈可點、可觀可看的景致不下幾十處,但這條百里壩頭風光線——草原天路,對我來說是情有獨鐘。姑且先不管他最后定名為“草原天路”是否那么準確,但它的魅力已經輻射到千里萬里之外。從海拔1600多米的野狐嶺到海拔2000多米的樺皮嶺,是壩上原生態的高原地帶,這條一百公里的油路,稱為天路一點也不為過。這條路不是建在平坦的草原上,也不是開拓在險峻的高山上,但它兼為兩者都有,千回百轉、曲曲彎彎、忽上忽下,景象萬千。路兩旁金黃的油菜花,開著白花的土豆和紫色花的胡麻,成片的莜麥、大豆、豌豆,一壟壟、一片片;多數叫不來名的野花野草,從春到秋,爭鮮奪艷。金黃的金蓮花、飄曳妖艷的野罌粟、火紅的山丹丹、尊貴的雪絨花(當地叫火絨草)、婆婆那、野菊花、干枝梅、蒿子梅;還有那一開春就爭先開放的蒲公英、點地梅、報春、黃戴、馬蘭;遠處的山野中還有芍藥、薔薇;直到深秋還在努力開放的狗娃花、大丁草、冷蒿、小紅菊、紫花,據說大概有200多種野花和中草藥以及能食的苦菜蘑菇。臨近樺皮嶺30公里的范圍內是成片的密不透風的云杉林、冷杉林、白樺林,在天路上,特別是站在高處遠眺,那壩上壩下形成的幾百上千米的崖坡峽谷,層層梯田,深邃而寬廣,蒼茫而遼闊。遠山在陽光的照射和白云的遮擋下形成綠色、黛色、深藍、淺藍、金色、紫色,層巒疊嶂、無窮無盡。

這條路從汽車的里程表看,應該是整一百公里,我真佩服這條路的設計者和建設者是怎么設計的,那么準確。是巧合?我只知道廟宇的臺階要修54、108等臺數,那畢竟簡單一些,這一百公里如此精確,有神來之筆。在這條路上自駕游,感覺像浪里行舟。難怪來自北京的小朋友說:“這比石景山游樂場的過山車好玩多了”。有人一開始把這條路命名為草原沿路,意指張北草原邊緣的一條路,當然不大雅,其實從我自身的感受,稱為云路更為貼切,為什么呢?去年北京旅游界的朋友A由我帶領與他們一家人游覽了這條百里風光路。對于A來說,這次天路之行一發不可收。去年,他在一個夏天又帶著他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接連來了三四趟。今年他又與我駕車漫游了一趟,這一天是87日,白云藍天,陽光明媚,他頗有感觸和深情的與我說:“我來這條路找到了白云的故鄉?!卑自扑{天對于久居大城市的人來說成了是稀罕物,藍天白云本來是上帝饋贈給人類的共同景致,卻成了我們張家口人獨享或多享的財富,我是能感受到他發自內心深切感觸的。特別是這一天,天空格外的藍,從不同的角度看,在陽光下,天空的顏色是湛藍?寶石藍?湖藍?反正是那么深邃、透徹,干凈的沒有一點雜污,深邃的能穿越宇宙空間。特別藍天下那朵朵的、裊裊的、柔柔的白云在陽光的不同角度的照射下,有的白的耀眼,有的像羊脂玉,有的像潔白的棉絮。有的含蓄,有的直白,有的跳躍,有的飄曳,有的沉穩,微風的推動下像在藍色的大海游蕩、變換著,互相親吻著、相擁著、牽著手,走近又遠去,那朵朵的白云,給你無限的遐想,是羊兒?是馬兒?是孩兒?是車兒?船兒?。。。。。。千奇百怪、千變萬化。有的像慈祥的老爺爺,有的一會又在灰藍陰影的襯托下變成了怪獸的模樣。在這條路上行駛,隨著坡道,一會沖向藍天,好像用手就能摸著白云,一會又從云中墜落,自己似乎也變成了一片云彩??催@變幻莫測的白云,引起我乘竹筏游漓江時的回憶,漓江兩岸,青山綠水,翠綠的竹林和俊秀的山巒,確不愧為桂林山水甲天下,江邊有一景叫“九馬畫山”,是指江岸百米崖壁上由巖石的紋路和顏色的不同,自然形成的圖案。導游說:“能看出有幾匹馬有不同的說法,最多能看出九匹馬的人最聰明,最有福氣?!蔽胰ミ^兩次,最多也只看出四五匹馬,不過“九馬畫山”形成一景,倒很有趣。其實在天路上看云,那更有情趣,更有意境。不僅能看出千百個不同的形和物,而且瞬間在變、在動、在飄,豈不是更有情趣,更有魅力?壩上90%的天數是白云藍天,北京客人稱這里是白云的故鄉,其實我想把這條路稱為云路更貼切,因為云路本來就是天上之路,又避免有抄襲之嫌。藍天是景,白云是情,我不由得也哼上一首烏蘭托婭的陪你一起看草原:“因為我們今生有緣,讓我有個心愿,等到草原最美的季節,我陪你去看草原,去看那青青的草,去看那藍藍的天,看那白云輕輕的飄,帶著我的思念;去聽那悠揚的歌,去看那遠飛的雁,看那漫長的路,能把天涯望斷?!倍嗝疵烂畹母柙~。那優美的聲音、那動人的旋律,與此情此景融在了一起,草原云路,草原天路,他的景是什么?他的情是什么?你去無限地想象吧。這里沒有江南的小橋流水,沒有浩渺的江河大川,這里沒有雕景畫棟的園林。然而這條天路卻是真正原生的美,不加任何修飾的美,是透著樸實自然的美,他是原生的,是沒有任何遮擋和衣著的自然之軀,她像粗獷深厚的北方漢子,她又是草原上看透著清醇的野味,略顯羞澀、含情脈脈的壩上姑娘,穿著花格襖和略顯肥短褲子,在廣闊的草地上蹦蹦跳跳。天路的美我把她比作達芬奇的“蒙娜麗莎”純凈、含蓄、嫵媚、她給你遙不可及的高貴和質樸感。她是這個繁雜塵世的凈土,她是喧囂都市的世外桃源。這條路,一百公里,我遺憾沒有數它究竟有幾道彎、幾道破,估計有七八百個彎和坡一點也不夸張。我又想起毛澤東同志的“登廬山”詩句:“山飛峙大江也,躍上蔥蘢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熱風吹雨撒江天。云梯九派浮黃鶴,浪下三吳起白煙,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里可耕田?!边@首詩,偉人借景抒情,抒發自己偉大的政治抱負和詩人情懷。關于“四百旋”,我記起我登廬山,導游給我講的一個故事:當時毛主席從廬山上乘車要下山,問旁邊的當地工作人員,“上廬山有幾道彎?”,回答說有四百個彎。主席很情趣也很有心意的說:小同志,我們不妨數一數?是不是四百個彎?小同志回答,好吧。當時主席用的火柴,整盒是100支,一路下山一路數,過一個彎主席就放一支火柴,到了山下主席說,不對啊小同志,這火柴是398根啊,小同志笑著說,主席您忘了,您還吸了兩支煙,用了兩根火柴沒有算啊,主席樂了,所以有了“四百旋”的詩句。天路何止四百旋,這彎彎曲曲的路,這清清藍藍的天,潔潔白白的云、星星點點的花、條條片片的田,山坳中的人家,又使我想到杜牧的“山行”——“遠上寒山石徑斜,白云深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边@是一首詩人描寫和贊美深秋山野的七言絕句。那停車而望,陶然自醉的詩人,不正是此情此景下的游客嗎?我不是詩人,但我深信詩是情的產物,有感才有發,有情就有詩,我不妨也寫一首“云路行”吧——“綠浪行舟上云端,躍上蔥蘢八百旋,不是瀛洲勝似仙,忘記此時在人間?!?,

“草原天路”已經是張家口旅游的一大景觀和旅游大名片,是享譽京津冀晉一帶最具影響力的一條旅游線路。特別是成為京都人自駕游的首選地。這不得不贊揚這條路的設計者,他一定有寬廣的胸懷和深邃的眼力,這條路上原有幾十個貧窮的自然村,祖輩居住在這連汽車都沒有見過的山坳里。2011年,政府投資三個多億,當年施工,當年通車。所以這條路也是一條扶貧路、幸福路、光明路、旅游路。路通了,車流如梭,人多了,熱鬧了,再給這一方土地帶來繁榮的同時,也給這條路帶來了巨大的壓力,敦厚質樸的山里人,沒有做好準備,有些傻眼了,咋這么這么多人?咋這么多車?由于短時間里人流車流的劇增,也許存在管理的滯后,細部建設的欠缺,特別是軟件服務的不到位,甚至急功近利的心理,游客的不文明行為等等。我想明年,后年,這條路會不堪重負。我們應當做好各方面的準備。迎接更多游客的到來。其實好的成功的經驗和例子很多。我們可以借鑒:山西五臺山十幾年來進山費收的很好,這些錢用于生態保護;武夷山的環境保護;九寨溝旺季人流的控制;長白山對游客汽車的管理等等,都值得我們學習借鑒。中國著名的旅游專家魏小安對景區的管理建設講過“五可”:“可進入、可停留、可欣賞、可享受、可回味?!睂皡^景點的標準說過“五看”:“想看、可看、好看、耐看、回頭看。這些我們還有很多的缺乏。草原天路有景也有情??尚蕾p可回味;又好看,又耐看;有文化,有內涵。而脆弱的生態資源更需我們愛護,在保護中挖掘開發。

這條100公里的天路,其實只是指東段草原天路,還有一段從野狐嶺往西34公里的西段草原天路,也非常美,有雞冠山、白云洞、六代長城、森林草甸等景觀,美不勝收。不過知道的人還少。據說,草原天路還打算從樺皮嶺穿林海、過草甸,修到赤城和沽源。那一定是一條極有開發潛力,最具旅游經營前途的一條路。前些天,有人寫了“張家口人敢賣天”的詩句,是說張家口把天當作獨一無二的旅游資源,當成稀罕物,貴重商品。不錯,藍天白云雖然是上帝的造物,是無私的饋贈,但我們還是要倍加珍惜,滿地的垃圾,不文明的行為會污染藍天、白云、綠草和清水。我們不賣天,我們要把這藍天、白云與天下人共享。白云的故鄉在哪里?在這里,在張家口,在美麗的壩上草原。